淄博哑铃价格交流组

中国新经济企业想基业长青,必须考虑哪些问题?

云拉客 2018-06-23 09:26:55



在谈论新经济和创新产业时,从业者和投资者往往都会陷入技术至上的误区。这一现象引起了就任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北大汇丰商学院院长的海闻教授注意。

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北大汇丰商学院院长海闻

他认为,拥有技术创新的新经济企业,想要在如今的时代基业长青,就必须考虑更多非技术因素:教育科研、产权规则、行为规范、政策改革和理念创新等。

更重要的是,新经济企业的问题不能脱离宏观环境来看。那么现在的中国宏观经济,究竟存在哪些值得新经济企业关注的问题?在5月9日的《汇丰公开课•深圳》上,海闻教授就这一问题给出了答案,尤其预测了未来10年的经济发展。

我们至少还需要10年到20年时间才能完成起飞


“中国这次经济发展的放慢,不是一个简单的宏观周期。前几次是总需求不足导致的宏观周期,需要用财政、货币政策来刺激总需求,这一次则是我们的产业结构不能满足新需求。”

从经济增长来看,过去几十年中国的经济增长平均每年为10%,而近6年,GDP增长都低于8%。这说明,我国目前正处于经济放慢的底部。但海闻教授指出如果有一个很好的调整,中国会迎来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的周期。


海闻教授从经济发展史的角度解读了他的看法。任何一个国家都要经历两个经济阶段:以农林牧副渔为主的传统经济阶段和依靠科学技术的现代经济阶段。传统经济到现代经济的转移过程中,会经历一个特殊过程,就是起飞阶段。我国目前尚处于起飞阶段,在这个阶段中,地区发展并不平衡,西藏等地区还在起飞的初级阶段,而沿海地区、北上广深等已经到了追求生活质量的阶段。

“现在人们产生了越来越多现有产业无法满足的需求。你不能调整人们的需求,只能改善供给。但高质量的产品、过硬的品牌需要技术、资金、人才以及更长的时间去培养,要经历一个产业结构调整的过程。现在的供给侧改革,就是通过改革和调整去满足不同的消费。”海闻教授认为这个阶段至少还要10年到20年时间才能完成。

未来10年里面中国还有可能会回到超过7%的增速


“基于以下几个方面的考虑,中国仍然会有非常好的前景。至少我认为未来10年里还有可能会回到超过7%的增速,不一定是平均7%,但是超过7%、8%的年份仍然会有。”

海闻教授的判断则是基于中国的现阶段国情:第一,中国目前仍是发展中国家,仍处在经济起飞阶段。第二,中国仍是转型中国家,在转型过程中还尚存可改善的空间。第三,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在发达经济中越来越重要。因为只有很大的市场,企业才能形成产业规模。


而未来经济与过去的不同也体现在三点,即新需求、新科技和新市场

一是新需求,如医疗健康、体育娱乐、文化教育和高质量消费品等,我国的需求由数量为主转变为质量为主,而新的需求又以此促进了新设计、新技术、新材料和新能源。

二是新科技,新科技会带动新需求和新的经济模式,在渡过了农业经济、工业经济和服务业经济后,中国正在经历新科技带来新经济的红利。

三是新市场,一带一路拓展了原先的欧美市场,带来了新的国际增长的动力。“一带一路上的这26个国家几乎占到世界的一半,但是它的经济总量和贸易总量只占世界的1/4,如果把欧洲和美国比作哑铃的两端,这就是哑铃的中间部分,也是下一步要发展的新方向。”

科技不是唯一,看到趋势、看到需求才是最重要的


“技术是很根本的,但不是唯一。当我们讲新经济、讲创新、创业的时候,首先看到趋势,看到将来人们需要什么、追求什么,这是最重要的。”

海闻教授将“新经济企业”的定义为面对新需求或拥有新技术的企业,并提醒大家关注技术之外的元素。


科技固然重要,但技术是以科研和教育作为支撑,其发展非一日可成。“教育制度的改革,不能只把公平放在第一位,而要培养那些敢于打破旧的思维方式的人才。”另外,产权和规则也非常重要,包括知识产权的保护、企业产权的清晰界定,都关系到企业能否走的更远。

在被问及中国的新经济企业如何走向国际时,海闻教授指出一个企业要想成为一个国际的企业,就要运行与国际相符合的规则,提高核心竞争力以及规范企业行为。

“改革和发展的前半场是把企业的经济性发挥出来,解决人们的基本问题。现在进入了下半场,我们面对的问题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如何解决与体制的冲突矛盾?并不是很容易。但创新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千万不可急功近利、不可短平快。”

华尔街见闻创始人兼CEO吴晓鹏采访海闻

此外,海闻教授也呼吁关注新技术为社会带来的副作用。“如果这个副作用不能很好处理的话,它会反弹。为什么马克思写《资本论》?为什么出现了这么多的工业运动?实际上也是当年技术革命造成的一个后果。”

大湾区的建成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及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全面推进内地和港澳的互利合作。海闻教授也对粤港大湾区的建设分享了自己的看法。“相比东京湾、旧金山湾,大湾区有自己独特的地方,体现在整合和互补两点。如果这个地方能整合起来,这里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另外,这个地区发展不太平衡的,有的地方制造业强如惠州、东莞、中山等,这对新经济企业也是一个比较好的条件。”

但同时海闻教授也指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最大的挑战就是人才,这不仅针对研发人才,还有劳动力水平。旧金山湾区有90多所各类的高等院校,粤港澳大湾区的人口是它的好几十倍,但广东省仅有几所高等院校,这是对企业长期发展的挑战。


Copyright © 淄博哑铃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