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哑铃价格交流组

KRAKOW日记

季平 2018-06-23 03:50:41


引   子

Krakow波兰民族的发祥也是延续几百年历史的故都波兰王1038年建都于此。在14至16世纪的王国全盛时期,与布拉格和维也纳鼎足而立,是中欧三大文化中心之一

 

边,Krakow倚着塔特拉山北面,波兰民族的母亲河维斯瓦河蜿蜒而过。它紧靠波兰南部边境,不远就是斯洛伐克共和国。

 

二战期间,波兰全境陷入战火,仅有Krakow幸免于难,完整保存了中世纪的风华联合国科文教组在1978年把Krakow城区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之一。

 

老城区以中央集市广场为中心十几条砖石铺就的街巷,长短宽窄各异的发散开来,一直延伸到城墙脚下。其间是教堂尖顶和橡树浓荫掩映下的哥特式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的住宅、修道院、钟楼、方塔和商铺。

 

徜徉在华丽古典的Krakow老城就像灿烂的历史籍中每当整点时分,教堂清亮的钟声和咯噔咯噔的马蹄声,令人恍惚仿佛步履在了中世纪欧洲。

 


69

昨夜21:09从Gdansk乘火车出发,用八个小时纵穿了广袤美丽的波兰领土,凌晨03:11来到Krakow

 

作为农业国的波兰,一路上看不到钢铁、化学、水泥类的重化工业。波澜起伏的丘陵地带,满眼都是金灿的麦浪,闪光发亮的湖泊河流和点缀在原野上的牛群马群。

 

波兰的坐铺车厢和咱们的卧铺包厢格局一样,每个包厢里有两排相对的座,每排坐四个人。火车上没有餐车,也不提供饮用水。

 

坐火车旅行是最美的,有看不完的自然风光。越靠近乡村就越能接触到一个民族的本原。每到一站,上上下下都是生动的人群。

 

成年女人,圆硕的臀和丰满的胸把五颜六色的裙子撑的不再飘逸。年轻姑娘,用漂亮的纱巾先盖住刘海再从耳后束起来,金黄色的头发高翘着,非常波兰,非常斯拉夫。

 

男人,宽厚的肩膀,粗壮的胳膊,硬朗刚毅的样子,越是憨憨的笑,就越男人。

 

包厢里的陌生人们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契合点,热闹起来。我坐在角落里仔细地感受他们的交谈,从手势和表情判断在说什么。

 

大家都笑的时候,我也笑,笑是可以感染的。坐在对面的男人大约五六十岁,粗硬的胡茬铺满了半个脸,时不时看看我,笑。我一边笑指着耳朵说:nie, nie 。(不的意思)

 

其实我听懂了,因为笑是最美的,也是最容易懂的语言。

 

611

WarsawKrakowGdansk,综合这三个城市的印象,服务行业里老年人特别多,10个里面得有六七个。

 

我还记得,在Gdansk的集市上,好几位须发银白的老爷爷早晨上菜的情景。几百公斤的菜,一箱箱从货运卡车上卸下来,装到自己的小推车上,推行百十来米,再摆到货架上。挺吃力的,这个年纪了“练摊儿”真是不易。

 

有个老爷子和我还有一点交集。看见我总在那转悠拍照片,他就撵我。

 

中午了,我坐在集市边的长椅上喝水。他晃着膀子,像年轻人那种“打横的”模样走过来。待他坐定,才看清楚,老倌子手里捏着一只小小的鱼罐头,另一只手抓着三枚不大的面包。三下五除二消灭了罐头,然后干啃面包。我推过去一听可乐,老倌子笑着拿起来喝,仰起的脖子上青筋凸起,冷风蓬松了长长的头发,满是皱纹的面孔更加细小了。

 

回家的路上我就琢磨,到处都是老年人在工作。有自谋职业的,更多的老人是在大大小小的超市里工作,他们应该是受雇的。

 

没有养老金吗?还是数额不够?还是老龄化问题?

 

6月14日

Miroslaw先生的家是我在Krakow的第二个住处。

 

老式格局的房子,五十多平米的空间由三室一厅一厨一卫构成。所有的空间都运用到极致,紧凑的像个蜂巢。

 

他的英语只能蹦七八个单词。我们有效地靠眼神,身体语言交流。

 

他逐个拉开厨间的柜子,一切都被合理的归类摆放着。咖啡和红茶在一个方框里,旁边就是咖啡和茶的用具;刀具,生熟长短,一柄一柄的排列着;盘子从大到小罗列着;十几种调料也找到自己的小格子;所有的锅在一个大的隔段里……。先后打开十几个柜门后,我确信生活在这个不大的家里是应有尽有的。

 

我们侧身互让着来看和澡间分隔开来的厕所。1.5平米大小。干干净净的马桶下面铺着剪裁合适的小地毯,如厕时脚丫踩着会舒服的。

 

澡间也是如此,什么都没少也什么都不能再多了。

 

我忽然想起Weronika女士(在波兰的前一个房东)的客厅,书柜里那装帧精美的莎士比亚剧本。Miroslaw先生家里没有莎士比亚和雨果,在紧凑的犄角旮旯里是“练块儿”的器械:哑铃、拉力器、握力器等。

 

我的房间,一张床占去了多半位置,剩下的地方和厨房一样,由顶天立地的柜子组成。放箱子的,挂衣服的。沙发紧挨着茶几,取用杯盏很方便。虽然小,居然腾出一个12寸电视机的位置。同样让人感觉温馨。

 

除了那个正在播放莫斯科世界杯的三星平板电视,家里没有一件称得上是好的家具,但是所有的物件都派上了用场,都一尘不染。




Copyright © 淄博哑铃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