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哑铃价格交流组

“顺从自己的内心,到哪都能发光发热” 他放弃高考选择职业院校,最后成为一名“飞机制造人“.

职教广角 2018-06-23 07:34:40

“赵乾坤和刚来上海行健职业学院时相比,完全变了个人。”辅导员虞国铭见到赵乾坤时,惊叹于这位曾经的得意门生身上发生的变化。6年的时间,让赵乾坤从一名愣头愣脑的大学新生,一步步成长为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的年轻工匠。入职时间不长,却在车间和全厂的技能比赛中拿到5次第一名。恰逢高考季,重回高三那年,会不会做出不同的选择?“我从未觉得后悔,”赵乾坤说:“顺从自己的内心,到哪都能发光发热。”


1

书香门第里走出了年轻工匠

成为一名“飞机制造人”,是否和家人的支持有关?赵乾坤的答案出人意料。原来,出生在标准书香门第的赵乾坤是家里走出的第一个工匠。“我的外公是小学校长,舅舅是老师,父母都是中学的语文老师。”赵乾坤告诉记者。虽然出生在教师世家,但赵乾坤不想做老师,反而从小对拆装家中的电器很有兴趣,“家里的收音机、电扇这些小家电基本都被我拆了个遍,有的时候组装起来后,才发现多了一两个零件。”赵乾坤回忆起小时候的调皮捣蛋,还有些不好意思。虽然父母家教很严,但他从没因为拆坏了家里的电器而被责骂。


2004年,赵乾坤跟着父母从吉林来到上海,因为两地学习进度不同,他的学习成绩跟不上,但进入高中就读后,他却逐渐展露出动手能力。在一项纸牌承重比赛中,赵乾坤拿到了第一的好成绩。其他学生对着六张薄薄的纸牌一筹莫展时,他用纸牌卷成圆筒,组成了一个三角形的装置,结果压上50公斤的哑铃片后,纸牌仍然不倒。也因为这份动手能力,在得知上海行健职业学院自主招生的信息后,班主任第一时间通知了赵乾坤。


“了解到是飞机制造技术专业,毕业后能进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后,我当时就心动了。”赵乾坤说。他从小就有个飞机梦,对于飞机这个庞然大物能在空中飞行感到不可思议。在他看来,高考后他不一定能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但成为一名工匠将成为最适合他的道路。


赵乾坤


对于儿子的这项选择,家中争议不小。母亲觉得能找到自己适合的道路不错,但父亲却觉得无法接受,害怕他是想逃避高考。在赵乾坤和母亲做了很久思想工作后,父亲才最终松口,支持了他的决定。2012年,赵乾坤接受了自主招生综合考试,并顺利进入上海行健职业学院就读。他至今还记得考试中的一道题:豫园站的地铁是几号线?“当时我发现,职业学院并不是高中那种理论性的学习,而是更注重实际操作。和高中截然不同的教学方式,让我觉得如鱼得水。”赵乾坤说。


2

“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要学的学生”

刚进入上海行健职业学院时,不少学生还没有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赵乾坤也是如此。眼看着学生消沉,“飞机班”的辅导员虞国铭心里也不是滋味,“那时我就告诉班里的学生,没有坏学生,只有坏习惯。只要你们醒悟过来,好好努力,同样可以走出辉煌的人生。”虞国铭的一番话点醒了不少学生,直到走出校门后,赵乾坤还记得这位如父亲般照顾他的老师教的道理。


早在开学前的军训时,虞国铭就注意到了赵乾坤,虽然他显得有些低调木讷,但背后却有着踏实肯做的质朴特质。在当选为班长后,虽然赵乾坤一板一眼的考勤曾得罪过不少同学,但每到学期末,他总是把老师的复习要点详细记录下来做成资料,分发给每个同学。从互相对立到打成一片,没过多久,班里的同学开始亲切地叫他“老班”,赵乾坤的班长也做到了毕业。


让班级同学服气的,不只是赵乾坤的默默付出,还有他扎实的理论和实训课成绩。“赵乾坤上课永远坐在第一排,不懂的问题都会追着老师问。”专业课老师王永告诉记者。课堂之外,行健职业学院的学生还要走进车间上实训课,这更让赵乾坤有了发挥的空间。他有空就会钻到实训室里,午休时间也从未休息。觉得实训室的工具不称手,他还自己买来一堆工具,将部件做到最好。一提起赵乾坤,实训课的老师都感叹:“哪有学生会自己买工具来练?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要学的学生。”


2015年毕业后,赵乾坤开始在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凯飞装配车间”工作。他在行健职业学院养成的习惯,也延续到了工作中。他喜欢在生活中处处留意,不断思考如何提高工作质量和效率。在被借调到波音平尾班组时,赵乾坤发现,班组需要在飞机蒙皮上钻超过6000个孔,钻孔后需要倒毛刺。如果使用原来的方法摇手柄倒毛刺,效率低不说,效果也不好。有没有什么更有效的方法?赵乾坤为此琢磨了很久,才想出一招:用慢速电钻加上去毛刺专用头,一个人半小时就能搞定原本几个人的工作量,大大提高了班组效率。


赵乾坤给同事做示范


3

梦想为自己的国家制造飞机

“从学校到车间,我一向是个较真的人。”赵乾坤说起自己的性格,也有些无奈。到了工作岗位上,有的同事甚至开玩笑地说他爱钻牛角尖,“不过他们也说,如果我不钻牛角尖,也不一定能拿到技能比赛的第一名。”


工作近三年来,赵乾坤已经在全厂和车间五次获得技能比赛第一名,让同事和带教师傅刮目相看。刚进上飞不久,为了试试自己的能力,他参加了车间的初级工技能比赛,一举拿下了第一名。一位高级技师看了他做的零件,惊讶道:“怎么初级工做得比中级工还要好?”于是,车间领导破格让他参加了中级工比赛,没想到又一次在参赛的几十个初级、中级工中脱颖而出,还被吸收到车间技能小组,成为其中的一员。


赵乾坤已经在全厂和车间五次获得技能比赛第一名


今年5月,赵乾坤参与了两车间的联合比赛,这次他同样认真对待。从3月底开始,每个周末他都泡在车间进行准备。比赛前十天,车间的高级技师会把比赛部件的图纸交给每位参赛者,具体如何操作还要他们自己去摸索。拿到图纸后,赵乾坤就抓紧利用每个空余时间进行练习。


“刚开始做出的零件效果不好,我就在车间急得满地走,一遍遍修改。为了五月的比赛,我基本上一个多月都没有休息,清明、五一都是在车间过的。”赵乾坤说。好在,最终做出的零件并没有辜负他的努力,采访时赵乾坤高兴地告诉记者,他又一次比赛中获得了第一名。


马上,赵乾坤要参加全国铆接技能大赛的厂内选拔赛,作为中级工,他要和高级工同台竞技,难度比之前要高出不少。“整个车间几百号技工只有6个名额,我还要再加把劲,争取代表上飞,在全国比赛拿到好名次。”说起未来的方向,这位腼腆的年轻工匠也毫不犹豫地说想在一线车间继续努力工作,将来有机会给自己的国家制造飞机,“那是我的梦想,也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来源:“职教圈”公众号!



Copyright © 淄博哑铃价格交流组@2017